> 新闻 > 时政经济 > 正文

重构区域价值实现从功能主义向价值主义的南海式跨越

2016-07-01 08:44:04 珠江时报

核心提示:从品质到品牌,一字之差背后,是南海新管理团队,在功能主义的良好发展基础上,向价值主义发展模式的跨越式掘进,和重构区域价值的勇气和雄心。

    评论
    ◎赵济非
    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
    昨日,到任南海甫满两月的黄志豪书记,在南海区发展工作务虚总结大会上,隆重发表了《传承品质,成就品牌》的重要讲话,南海这艘举国注目的制造业巨舰、创新巨舰,下一步将驶向何方,乃以有了明确的灯塔和航向。
    值得关注的是,从品质到品牌,一字之差背后,是南海新管理团队,在功能主义的良好发展基础上,向价值主义发展模式的跨越式掘进,和重构区域价值的勇气和雄心。
    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亿万国人心中,自然也有亿万个南海的镜像和认知图景,这好不好?当然好,充分体现了南海作为一个中国改革前沿区域无限丰富的可能性;到底好不好?也不好,过多层次的影像叠加势必带来光影的分散。这才是从品质南海向品牌南海跨越式发展的重要背景和事实基础。
    从问题出发,改革开放近40年来,作为区域主体的南海,其发展路径,在几个地方实有可检讨修正之必要:
    第一,局部领域精彩纷呈,先行一步,引领举国风潮,但却对作为区域整体的南海之主体性建构和驱动牵引稍显不足。从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的农村改革、上世纪九十年代的“广东四小虎”、近年的政经分离、农村股权改革、当下正在进行的直联制、基层治理创新等等,均开创了所在领域的国内先河,但这些局部性、行业领域性的创新改革,带给作为区域整体的南海主体的价值,却与其实际价值存在明显不足,甚至存在价值分流和逸散等现象,创造出更多、更为有效的主体性价值增益,与其实际价值相匹配,乃是当务之急。
    也就是说,局部创新未能通过有效的优加集合平台完成价值生成,并通过平台—品牌完成价值兑现。更进一步,举例来说,如何让南海农村改革等局部变革创新,跟南海制造的价格价值,跟南海招商引资以及南海区域的总体价值增益等工作,产生等比例的正相关关系,这是一个必须要解决的重要课题。
    第二,在这个现象背后,是功能主义治理模式的必然结果和对应效应。功能主义模式对于务实的现实主义者来说,确实收效明显,但在创新语境中,功能主义更需要向作为整体性主体价值主义的系统性长效价值叠加模式升级。“双轮驱动”、“中枢两翼,核心驱动”、“品质南海”等战略,无不为南海的发展奠定了坚定的历史基础,其功能主义的模式特征,尤其需要价值主义的价值再释放。
    第三,作为整体性主体的南海,需要依托功能主义的务实发展,并在此基础上,创造出更多的价值溢出效应,通过系统性、持续性生成超越实体赢利的溢价效应,通过成长性预期实现合理的估值放大,产生增长加速器效应。
    正是基于这样的认知,我们认为,“品牌南海”战略,既是集合平台,也是价值承载主体,更是价值转换工具,还是实现从功能主义向价值主义治理范式转型的抓手,更是实现系统创新和更新的核心场域,“无穷的远方,无数的人,都与(作为价值主体的)我有关”。这个世界上每一只蝴蝶抖动的翅膀,都是飓风的一部分。这个系统中每个末梢上的创新,都是主体创新的一部分,乃至加速器和放大器。开放、互联和同步放大效应的价值构建。
    实现从品质南海到品牌南海的延续与跨越,就是实现内外互通互联、内外兼修的系统化升级。按照“一年打基础、三年有品质、五年成品牌”的工作目标,强化党建引领,着力建设广佛都市圈的新兴城市核心区、国内现代制造强区、区域合作发展新高地、基层善治示范区,加快实现从“品质南海”向“品牌南海”的跨越。
    传承品质,成就品牌,既是对实践工作的提升和整合,也是通过发展愿景观照,并提升实践工作的有效手段,通过区域价值重构,整合和优化现有资源;通过区域发展定位重构,引流和聚集国际国内有效优质资源。尤其是通过对“新兴的城市核心区”的价值发现,重构区域竞争力价值坐标。
分享到:
关注我们:
南海镇街 | 桂城 | 罗村 | 狮山 | 大沥 | 西樵 | 九江 | 里水 | 丹灶
粤ICP备09069970号-1 | Copyright 2012 Nanhai360.com ©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