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 > 樵山论见 > 正文

互联网+:眺望佛山变革新未来

2015-09-14 08:31:15 珠江时报

核心提示:早在去年,佛山就提出了加快推动工业4.0升级发展、实现智能制造转型的发展战略

    受某省省政府之邀,参加在厦门举办的新一届“厦洽会”,听说客从广东来,其他省份那些热情的旧友新知,因在朋友圈里阅读到近期的一篇热文《中国需要佛山模式》,而无不对佛山赞誉有加,对佛山这座工业城市强劲的持续增长后劲赞誉有加,也爱屋及乌地对我这位佛山来客爱护有加。

    观摩“厦洽会”两日,本欲写篇佛山需要一个高端城市会展之类的比较文章,以做城市强二优三、文旅创引领发展的龙头等等,思考由商务部独立主办(厦门仅只是落地城市,而非合办单位)的这个会展,为厦门带来了什么,乃至厦门管理者如何管理城市保障“厦洽会”(在“厦洽会”期间实行车辆单双号限行,无疑就很值得借鉴)等等,但往返航程中为打发时间读到近期广为传播的科幻小说《三体》,却让我改弦更张,另起炉灶。

    就在《三体》第一部中,三体世界通过两个超光速发射到地球文明中的质子,使两者之间四个光年距离的通讯可以在3秒内完成,也是要通过这两个质子,实现对地球文明整体技术变革进行锁死性改变,两个几乎微末到极致的质子,何以能够产生如此巨大的能量?要诀就在于这两个质子,在三维空间里完成了十一维空间的展开,并由此焕发出巨大能量!回看刚刚结束的佛山互联网+博览会,却正有这质子变换空间纬度展开而释放巨大能量的现实功效。

    虽然在《中国需要佛山模式》中,我们特别肯定了佛山长期以来坚持的“三体一式”:实体经济、民营经济、本土经济和内生式增长发展方式,但我们也需看到,如果不进行根本性变革,这种模式也会遇到自然衰减带来的对比边际效用消失,尤其是今年上半年以来,佛山制造业经理人采购指数长期处于荣枯线以下,显示制造业下行压力未减。

    而且,在今日全球向后工业社会的革命性变革过程中,传统意义上的产业升级,早已变成一个无法落地的悬空口号。须知道,从工业向后工业的转型过渡,不同于过去的线性提高升级模型,它是一个打破心与物、虚与实、历史与未来,跨越时空的各种原子要素在重新组合过程中,焕发出全然不同的新空间新能量的历程(正如《三体》中的那两粒质子武器),不解于此,而大谈跨界者,不过妄议而已。也是在这个意义上说,制造业可以升级,但经济则必须重构范型。

    以智能工业为主体的互联网+,为此提供了一个全新开放的驶向未来的敞口。早在去年,佛山就提出了加快推动工业4.0升级发展、实现智能制造转型的发展战略。客观地讲,这是一个了不起的决策,佛山作为全球制造业重镇,可能就此要进入其最重要的历史关键时期。为什么这么说呢?其实对于了解佛山制造业发展情况的大概都零星地知道,佛山制造业,其实一直是处在一个大而不强的发展状态,后续发展动力严重不足,缺乏核心竞争力,尤其是在新一轮全球经济变革的大浪潮中,佛山制造业迫切需要来一次发自自身内部的自我革命,重新寻找其在全球制造业版图上的定位。

    新一轮全球经济变革大潮,单纯从工业经济的角度上看,我们认为主要是两个方向,一个是借助移动互联等信息化革命,通过电商等手段实现的市场端革命,制造业企业为了顺应消费市场的变化,最近连续多年,基本上自发完成了朝向虚拟信息化空间上的市场变革;另一个,也是变革中最重要的一个环节,就是制造革命、生产革命,借助工业4.0、智能制造,完成对包括人机对话、人机互动、人机交互,物联网、智能自动化生产,包括智能信息化物流管控等,完成对工业最重要部分的制造端革命、生产端革命。这个革命才是前一个革命的基础,没有这个端口的革命,前一个市场端口的革命是走不远的,也难以为继的。

    我们从德国和美国的发展看,德国是把重点放在制造革命这一端,制造革命完成后,市场革命顺理成章;而美国则是两个端口同步发展,一方面推进市场信息化变革,一方面大力推进智能制造,两个端口并驾齐驱,同步发展。唯独我们中国,是把所有焦点都放在了市场这个端口上,这种发展,再过三两年要再回头,就会有问题暴露出来。因为这一轮全球工业变革,是一个从供应链、生产链、物流链、市场销售链到价值链的闭环式全生态性变革,仅仅有市场单极化的变革,是难以为继的,在这个意义上,我们觉得,互联网+博览会或者将带动的佛山工业革命,是了不起的,是佛山制造业涅槃重生、重装上阵的历史契机。但我们也要看到并重点解决我们存在的两个严重不足。

    第一个,是佛山工业整体发展所处的点位数还普遍比较低。佛山工业的发展历史现实,较长时期以来,一直是以非公的民间资本为主,由于生存压力、资本实力等方面限制,缺乏实力也缺乏动力进行自我升级,更不要说自我革命了,我们发展得好的企业,可能已经到了2.5、3.0阶段,但大多数中小企业,还处在从1.5向2.0奋斗的阶段,推进工业4.0和智能制造,他们就出现了能力不足、动力不足的问题。广东,整个广东,即使按照工业2.0时代的标准审视,其实也一直是处于一个相对弱势的地位,一直缺乏大工业基础,这也是为什么前些年广州市那么看重汽车工业、大化工产业发展了,也能理解咱们为什么比较看重装备制造业发展了。广东主要以轻工业为主,轻工产品为主,改革开放以后,主要是市场驱动型的,市场拉动工业建设,根据市场需要完成工业配置,实际上仍然缺乏工业主导的发展基础,工业基础仍然是处于一个相对薄弱的发展阶段,那么发展工业4.0、智能制造,就对我们的工作提出了较大挑战。这个是第一个问题。

    第二个问题是,佛山的工业制造资源相对分散。这个分散又分为两个方面,一个是产业行业的分散分布,一个是制造生产资源的分散分布。第一个分散体现在制造领域较为分散,涉及的面很宽很广,只要市场有需要的,都有所涉猎,在全球的产业天平上,我们现在主要有家具、陶瓷等几个产业集中度比较高,这对于全面推行工业4.0、智能制造,是否存在一定难度呢?是否在具有全球产业话语权重的行业中,率先实现4.0智能制造呢?第二个分散,就是以南海为代表的星星多,月亮少,尚未完成工业2.0时代类似福特工厂特勒式管理革命的大工业集结。

    但我们都知道,工业革命3.0、4.0的一个共同要义,就是实现生产上的分散化分布,如何把我们的劣势转化为优势,实现工业的跨点位跨代际发展,互联网+,也许会给佛山提供一个现实性的解决方案。

    正如涂子沛先生在博览会期间对大数据和大数据推动智能制造化强调的,我们相信,在佛山制造业整体互联网大数据化及全面智能化过程中,运动所产生的巨大能量,必然会将佛山城市竞争力抬升到全新阶段,但我们更应该重点加强对几个战略链接的关注:市场端革命与生产端革命的有效链接、产业端革命与政府管理端变革的有效链接、消费市场端与生产端口和政府管理端由点状连接向网状链接的生态化有效全链接。唯如此,我们今日所抬眼眺望的,才必将是一个再立未来潮头的新佛山。

分享到:
关注我们:
南海镇街 | 桂城 | 罗村 | 狮山 | 大沥 | 西樵 | 九江 | 里水 | 丹灶
粤ICP备09069970号-1 | Copyright 2012 Nanhai360.com ©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